瞭望閣 | 提高中心城市能級,打造徐州都市圈新興增長極
2021-07-10 22:03

徐州都市圈,是江蘇省重點打造的三大都市圈(南京都市圈、蘇錫常都市圈、徐州都市圈)之一,是以徐州為中心的城市羣體,地跨蘇魯豫皖四省。由於地處蘇北,徐州都市圈相比省內其他兩大都市圈,發展較為薄弱,尚處於成長階段,對商品和生產要素的虹吸效應還遠不如南京、蘇錫常都市圈。

進入“十四五”,徐州都市圈發展迎來新機遇。江蘇省“十四五”發展規劃綱要提出“提高徐州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能級……引領徐州都市圈成為策應國家區域重大戰略的新興增長極”。6月10日,《江蘇省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1—2035年)》(徵求意見稿)在江蘇省自然資源廳官網公示。根據規劃,“徐州都市圈”將成為重點建設的省級三大現代化都市圈之一,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要進一步做強,“徐淮農業區”被納入重點農業空間佈局……徐州都市圈“騰飛”在即。

在7月3日舉行的江蘇區域發展新佈局新格局暨徐州都市圈建設研討會上,與會專家學者對徐州都市圈的發展予以高度關注。專家們建議,作為徐州都市圈的核心城市,徐州要不負時代重託,主動扛起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的責任與擔當,做好打勝社會主義現代化“淮海戰役”的主戰場、主動力和主力軍,為江蘇“爭當表率、爭做示範、走在前列”做出應有貢獻。

新時代 勇擔新使命

充分發揮中心城市龍頭帶動作用

“十三五”以來,徐州深刻把握高質量轉型發展的內核要求,紮實推進淮海經濟區協同發展,積極服務江蘇區域協調發展,城市競爭力、影響力、美譽度大幅提升,開創徐州發展的重要黃金期。

徐州市副市長王先正在致辭中説,近年來徐州聚焦經濟發展水平越來越高、社會文明程度越來越高、人民羣眾獲得感幸福感越來越強、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越來越強“兩高兩強”發展目標,全力打造貫徹新發展理念的區域樣板,在產業、生態、城市“三轉型”上不斷取得高質量“破局”“蝶變”的新成績。去年,全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7319.77億元,按可比價計算,同比增長3.4%;規上工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6.3%,新興產業、高端產業保持較快增長。

蘇魯豫皖四省交界的淮海經濟區是我國改革開放初期最早開展跨省域合作的地區之一。近年來,區域各成員市加強對接溝通,攜手務實合作,已就交通等基礎設施聯通、生態環境修復、污染治理聯防聯控和交叉互查、產業協同發展等達成一系列合作協議。2017年6月,國務院批覆徐州城市總體規劃,在國家層面首次明確徐州在淮海經濟區的中心城市定位。

江蘇師範大學黨委書記、“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華桂宏指出,淮海經濟區是“一帶一路”的交匯之地,是我國南北、東西生產力佈局的重要接合部。徐州是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是“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城市,在優化我國區域發展佈局中可以發揮承東啓西、連接南北的戰略樞紐功能和作用,肩負着輻射和帶動淮海經濟區“低谷崛起”的龍頭作用。

徐州還是江蘇向西開放門户,前不久公示的《江蘇省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1-2035年)》提出“兩心三圈四帶”的國土空間總體格局,其中“三圈”中有徐州都市圈,“四帶”中有陸橋東部聯動帶(徐連)、沿大運河文化魅力帶。“也就是説,規劃中有‘一圈’‘二帶’直接與徐州緊密相關,足見徐州在江蘇乃至全國區域協調發展新佈局新格局中的戰略地位。”華桂宏説。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需要打一場現代化的‘淮海戰役’。”江蘇省政府研究室原副主任沈和建議,徐州應緊抓機遇,做好打勝社會主義現代化淮海戰役的主戰場、主動力和主力軍,不負時代重託,主動扛起“爭當表率、爭做示範、走在前列”重大使命和政治責任,發揮好在淮海城市羣和徐州都市圈的龍頭帶動作用,在更大範圍、更深層次、更高水平上匯聚智慧、集聚能量、凝聚力量,為蘇北和淮海經濟區率先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貢獻更多的智慧和力量。

要努力提升“十力”,即改革牽引力、開放拉動力、產業創新力、企業競爭力、科教支撐力、人才帶動力、城鎮承載力、環境吸引力、品牌影響力、治理凝聚力,進而不斷實現直道衝刺、彎道超車、換道領跑。

新徵程 展現新作為

徐州都市圈“一體化發展”未來可期

據國務院批准的《江蘇省城鎮體系規劃》,2000年7月江蘇省委、省政府從全省城鎮空間的發展特點和趨勢出發,作出構建徐州都市圈等三大都市圈的戰略決策。

實施都市圈發展戰略,就是要充分發揮核心城市的帶動引領作用,利用現有的交通網絡和基礎設施,通過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和合理配置,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創造有利條件,為城鄉融合發展提供路徑選擇。我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已形成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和環渤海等五大超級都市圈(城市羣),經濟總量佔全國1/2以上。2002年2月經國務院批准,江蘇重點發展南京、蘇錫常、徐州三大都市圈。

經批准的《徐州都市圈規劃》範圍為以徐州為中心半徑100公里左右,包括江蘇省的徐州市、連雲港市、宿遷市及其所屬縣(市),安徽省的淮北市、宿州市及其所屬縣(市),山東省的棗莊市及其所屬縣(市)、濟寧市的微山縣,河南省商丘市的永城市,涉及總人口3188萬人。

專家們認為,徐州作為蘇北及淮海經濟區最大的城市,蘇魯豫皖四省交界核心城市,區位優越,交通便捷,資源豐富。

徐州都市圈的建立,意味着要構建區域統一大市場,各城市超越行政區劃,自覺消除各種壁壘,謀求共同發展;實現產業大分工,促進區域內生產要素的優化配置,推動經濟不斷升級,為中西部大開發提供更強勁的動力。徐州都市圈的發展不僅能夠加快徐州和蘇北地區的發展、增強區域綜合競爭能力,而且可以為加快淮海經濟區新型城鎮化、提升區域整體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實現區域經濟協調發展作出積極貢獻。

與此同時,經相關數據對比和實地調研,專家們也指出徐州都市圈建設存在的亟待破解問題:

一是綜合優勢未能完全轉化為發展優勢。在全國建設中的7個省級都市圈中,徐州都市圈儘管GDP總和位居第一,但人均GDP排名第5。徐州作為中心城市在徐州都市圈的GDP佔比不足30%,與排名第一的温州都市圈中心城市GDP佔比96.5%有較大差距。徐州市轄區人口占全市人口的比重剛剛超過1/3,城市化水平不高,在蘇北五市中,徐州去年GDP總量及人均GDP較2010年的增幅均小於其他四市。

二是區位優勢未能完全轉化為經濟優勢。徐州都市圈擁有優越的區位條件,地處東部沿海經濟帶和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的交匯處,京滬鐵路、京九鐵路、隴海鐵路、京滬高鐵、商杭客運專線、徐蘭客運專線、京台高速、連霍高速在都市圈內縱橫交錯。但由於徐州都市圈距離發達的長三角地區、環渤海地區等核心經濟區都相對較遠,同時相較於南京、蘇錫常都市圈,不論城市規模還是經濟發展水平都存在顯著差距。都市圈內市縣均遠離各省的政治、經濟中心城市,無論在交通還是經濟領域,都明顯處於所在省份的落後境況。區域內部各省之間的經濟發展水平差異顯著,也對徐州都市圈的健康發展造成一定的負面效應。

三是科研優勢未能完全轉化為創新優勢。以中心城市徐州為例,擁有13所高校,31家獨立科研院所,9名兩院院士、5名“973”首席科學家、5名“長江學者”特聘教授,省級以上科技創新平台達209個,省級以上孵化器達57個,具有較為突出的科研優勢。但2018年高新技術產業產值佔全省比重為3.15%,僅為蘇州的11.1%,與蘇南、蘇中地區相比差距較大。

對此,來自南開大學的中國城市經濟學會學科建設專業委員會主任江曼琦教授,提出6點建議——

積極呼籲將徐州都市圈納入國家發展戰略;

探索都市圈建設協調組織模式,完善跨區域協商協調、成本共擔利益共享等運行體制和激勵機制;

對接好跨區域的都市圈空間規劃,控制自然生態底線,重構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空間,促進跨界融合共享,消除城市核心地區過度聚集、實現就業與居住基本平衡、打造人與社會和諧共生的生活空間;

以城鄉融合發展為重點,加快推進以人為本、量質並舉的新型城鎮化;

引導中心城市圍繞淮海經濟區發展的長遠目標構建產業體系,促進區域產業分工合作;

以新基建為機遇,加強新技術與交通一體化建設相結合,推動都市圈一體化加快建設。

如何加快推進徐州都市圈建設?江蘇師範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範文國博士認為:

要強化頂層設計,統籌推進徐州都市圈規劃建設;

做大做強中心城市,不斷增強對區域的輻射帶動能力;

加快推進資源型城市轉型發展,充分發揮科教優勢,打造淮海經濟區創新引擎和商務物流中心,振興縣城打造新的增長極;

推動都市圈同城化發展,構建“1小時通勤圈”;

創新都市圈產業合作模式,協同打造產業集羣;

推動都市圈創新合作,推進區域協同創新;

完善市場、政府、社會協調機制,發揮市場主導、政府引導、公眾參與的作用。

新擔當 打造新引擎

創新驅動,培育壯大新增長極

徐州歷史底藴深厚,是兩漢文化的發源地,享有“得徐州者得天下”的美譽。專家指出,只要徐州真正發揮龍頭帶動作用,一定能為蘇北加快振興、淮海經濟區全面崛起作出重要貢獻。

那麼,“把握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有着很好的歷史底藴、生態本底、交通優勢、人口基礎和產業基礎的徐州,未來發展的最強引擎在哪裏?

“科技創新將是未來徐州高質量發展的主引擎,應協同全球創新資源,將徐州着力打造成為區域科創高地。”江蘇省政府研究室經濟處副處長吳國玖表示,徐州高質量發展需要加強教育基礎設施建設,提升基礎教育教學質量。他建議徐州建設和發展一批高等級產業研究院,面向全球招引合作伙伴,轉化現有科研成果,招引和培養一批高水平科技中介機構,更加精準快速地幫助科創成果落地。面向淮海經濟區開展服務,助力傳統企業加快轉型升級。

結合蘇州新制造的發展經驗,蘇州大學東吳智庫執行院長段進軍教授對徐州都市圈的發展作綜合分析,建議徐州都市圈聚焦“創新驅動與七個超越”——

一要樹立新制造的差異化、小眾化和個性化的意識;

二要從供給側調整,加快淘汰殭屍企業,有效地化解過剩產能;

三要超越舊制造單純製造的思維,推動徐州都市圈在“灰度創新”方面實現產業的轉型發展,聚焦製造型的研發和製造型的創新;

四要按照“三螺旋”的思維模式來推進區域創新驅動發展,加快建立支撐新制造發展的知識空間、網絡空間、創客空間的創新思維。

高鐵和信息的節點構成新時期社會經濟發展的最重要的基礎設施,徐州不僅作為徐州都市圈和淮海經濟區的中心城市,還應從多個尺度和維度,如長三角一體化北翼中心城市、“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城市等出發,樹立流動空間開放的“節點思維”。

段進軍説,徐州都市圈要超越外向型經濟的產業鏈思維,構築網絡型新型產業組織,建立新制造非線性橫向的網絡型產業組織新模式,實現從低端的製造環節向中高端環節的跨越。

積極響應信息時代微觀企業個體變革的時代要求,加快建立支撐新制造發展的區域和跨區域創新生態系統,超越單純的創新要素向徐州的集聚,建立可持續發展的創新生態系統。

結合國內外典型自由貿易區發展經驗,天津師範大學自由經濟區研究所所長孟廣文教授指出,徐州都市圈可考慮實施東進政策,藉助連雲港自貿片區發展物流運輸與服務業,開拓都市圈對外開放平台;積極融入連雲港自貿片區發展,擴展連雲港腹地,增強連雲港片區經濟實力與輻射力;與連雲港一體化建設陸海空交通樞紐、航運物流核心區、製造業中心、服務業開放平台,打破原先單一的陸路交通樞紐定位,建設成為中國沿海新興城市羣。

“蘇北高鐵建設開通,增添區域經濟發展新動能。”江蘇師範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陳宏偉博士認為,高鐵經濟具有同城化效應,為蘇北區域間的要素流動更為便捷、資源配置更為合理提供了好平台,使蘇北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變為現實。徐州需要注重通過流量經濟平台建設和服務能力的提升,實現流量經濟資源的“留用”。充分利用高鐵樞紐的區位優勢、交通優勢以及流量經濟要素集聚優勢,發揮高鐵樞紐經濟的輻射效應和聯動效應,以互聯互通為目標增強交通基礎設施對沿海地區發展的支撐力,使徐州成為長三角重要的產業承載地和新增長空間。

來源 新華日報《智庫》

撰稿 新華日報記者 張曉蕊

圖片 視覺中國

| 美圖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